欢迎进入深圳市新空间 - 公共艺术研究院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  页 沙龙讲座 在地计划

在地计划

2018-10-18 381

在地计划——金东区19人邀请展

     “在地计划”展览是由今地ART团队策划,首次以艺术对活的方式集体发声,意在关注深圳当代艺术家及其创作生存空间。该展览作为活化社区项目,将于第十三届深圳文博会活动期间进驻坪山金龟露营小镇。

       展览将邀请活跃在深圳的19位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参加展出,其中既有对当下艺术观念产生关联的雕塑家,也有正在为深圳当代艺术创造更多思考价值的艺术家。

       展览的主展区是一间海绵厂的旧址,展览作品包括装置、雕塑、影像、摄影、行为、绘画以及声音艺术等多种媒介方式与类型,它们将从不同的角度诠释艺术家对展览主题的理解。策展人试图通过艺术家对于“在地化”与“本土化”的创作分析,探讨作为个体客观融入与主观理解当下本地文化的差异性和多样性。

金龟露营小镇

       金龟露营小镇,位于深圳东部坪山新区金龟社区同石村,毗邻坪葵公路,紧邻南澳,距市区约60分钟车程,沿盐坝高速左转直行即到。小镇是由深圳绿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打造,以“绿色、健康、生态、环保”为经营理念,以生态开发为宗旨建立的集露营户外生活、客家风情体验、社会实践、客栈民宿,艺术、农业,科普、运动养生等区域为一体的乡村露营休闲基地。 金龟小镇东区有两栋工业厂房和一栋宿舍楼组成,项目与一期由规划中特色一条街相连。占地约6497.19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640平方米。 

作品

东方红(郑中国作品)X

郑中国——《东方红》

火红色的东方红重型拖拉机在并不遥远的红色年代曾经象征中国工农业生产力的巅峰。它以其庞大的外形巨大的油耗和刺耳的噪音活跃在共和国各条建设前线。可以说启蒙和养育了大工业时代,但最终被更先进的生产力所替代。艺术家用废弃木板在外观上复刻了大拖拉机,试图陈述“东方红”已为人遗忘的辉煌。


草莽无惧-尘埃无定(万莉)

万莉——《草莽无惧·尘埃无定》

       时间,往往很耐心,偏偏也促进激情。上周来金龟村,二次去草帽厂踩点都不可控地将目光锁定了地上层叠有质感的草帽。几年的沉淀与被忽视,让落灰使它们与周遭空间形成了厚重的统一自然色度, 感觉好像是与旧厂房长在一起。这是时间的耐心。幸运的是,也突然看见一个开合工整,方位顺眼,光线微妙的空间,就瞬间决定了作品思路。都是被遗忘的空间,都是落灰萧瑟的物态,却不涣散地同时出现,于是我试着占占这时间与自然的便宜,重新将这草芥之物重新解构。往昔平躺在对面许久的它们,被转换到建筑空间的垂直空间与折面上,没有英雄主义的血脉喷张与盛世喧嚣,只是再度生长,换个角度。

光(杨光)x

杨光——《关于“光”的遐想》

关于“光”的遐想

帽子,时尚、装饰、遮光,青春,梦想、快乐、活力,光阴,日夜、追逐、流逝,

窗户,途径、出口、联系......

各式各样的草帽,是加工厂倒闭、搬迁遗弃的,连同帽模及相关的材料;  它们是八九十年代深圳乃至珠三角作为世界工厂的考古物证,是大批背井离乡打工仔打工妹用青春换来的结晶。

窗口是厂内与外界互相联系的重要通道,是让人能看到“光”的地方。可工人夜以继日的工作中,又有谁能闲下来看看窗外的景色,日日夜夜,时光不在。用帽子把工厂的窗户塞满,让光穿过帽子的空隙入内,结合屋项漏下来的光斑,制造浪漫、好看的气氛。可这能让人忆起有关“光”的遐想吗?

时光(吕晓正)x

吕小正——《太阳底下》

时光盒子(陈封)X

 陈封——《时光盒子》

      《在地计划》里,我们都很在地,我在这个地方可以回到过去,可以立足现在,可以展望未来。每个阶段里都有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思考。  不管怎样,我们的时光很快,但是也留下美好记忆,我时常说携一抹感悟于流年里。兄弟们给我收拾回来的木盒子,我看到了那些镌刻在生命平仄韵律中的温暖与感动,  它们曾经很被动地承载着这里很多人的生活与梦想,不知道它们听到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我赋予它们傻不溜秋的色彩便是生活留给懂或者不懂的幸福痕迹,半天吊地的在属于这里的空间里,最后我把它们命名为《时光盒子》。

时空穿梭(麦平)X

麦平——《时空穿梭墙画》

面对一堵历尽沧桑的墙面,  在华丽的色彩也掩饰不住岁月的痕迹,当一抹色彩轻轻的被吸纳进这堵墙,整个画面如同进入了时间的黑洞,于是色彩便开始不由自主的被切割成光束,试图照亮整个世界。


守望熊(张凯琴)X

张凯琴——《望河的熊》

无题(方兵)X

方兵——《无题》

现场装置(叶文)X

叶文——《现场装置》

草帽模里面装了水,完成形态是在上面打上投影,边上有五个显示屏播放一些这段时间拍的视频

序(李为)X

李为——《序》

一平米的自由---《粗粝》X

任磊—— 一平米的自由《粗粝》

我们都是粗粝的石粒,我们都在地上,我们聚石成塔,我们合成一平米又一平米的大地。铁的清荷,铁的谷,平凡的粗粝,就是理想国里的大地。

抑郁症(张齐努)X

张齐努——《抑郁症》

抑郁症候一般表现为情绪低落,言语减少,精力丧失,疲乏无力,消极悲观,自我评价过低,甚至企图自杀,但她确实喧嚣人生的灭火器。

有精灵出没的地方(孙兜兜0X

孙兜兜——《有精灵出没》

喜欢在森林里穿梭,喜欢在大自然流浪,每次经过一片山丘或树林,总感觉有很多小精灵会突然出现在眼前,不知道会是惊喜还是惊悚,在创作的时候这些画面总是在眼前闪烁,感觉它们早已经在那里了,我只是在细心发现而已。

再循环9(方晖)X

方辉——《再循环》

人类进入工业时代后,生活的节奏和步伐越来越快,工业产品越来越多,技术也越来越先进,产品更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有了汽车以后,单车迅速被淘汰。被淘汰的单车到处都是,  原本都是好的材料,  迅速被消费和遗弃,  如何再循环利用这些原本都是很好的材料,让它重新释放出新的能量,是我对当下创作的一些思考。

种点花花草草(江安)X

江安——《种点花花草草》

这件作品创作基于在地现场创作,通过就地取材并结合自身创作逻辑的方式,主要去搭建了现场制作的一个场景,呈现创作持续的状态和现场感。在整个大的场景里,  首先是对生活中各种物品重新解构,尽量去消除人们对物体惯常的认知,并通过随意的组合使之能互相产生新的面貌,主要是体现事物的不和谐、荒诞、幽默,去探讨物体在新的语境下的状态!

种子(李家勇)X

李家勇——《种子》

《种子》一粮食。当下的人们已经不再为之发愁,可以说还很富裕,不过它们仅仅只为人们嘴服务,我们人类不仅需要吃的粮食,更需要精粮食。放大的种子,放大的精神食粮.....

茧(吕军)X

吕军——《茧》

街头实验室(刘赫,坚果)X

刘赫、坚果兄弟——《街头毒气室》△

我们曾经使用过一辆车作为毒气室,把汽车尾气倒灌进汽车内部,形成一一个高浓度的毒气室。我们也使用过一艘老船舱作为毒气室,观众坐来展场的大巴作为尾气的来源。我们用100米橙色管子把尾气接通,  观众/乘客体验时,全程佩戴防毒面具,可以在空间内体验数分钟。工厂开工时,产生大量废水废气,现在已经关闭。工厂废弃时,已经生产出的大量废物废品,还没来得及丢弃,  或许很快就变成污染。今天的街头毒气室放置在了绿树坏绕的山林边,一栋废弃的工厂里,  这栋工厂只是深圳废弃的千千万万的工厂之一。在毒气室内,带着面具,去阅读空气的故事吧。这个开放的作品面向所有人。



--------------------------------------------------------------------------------------------------------------------------------

[关于讲座]

新空间·每月讲堂

深圳市新空间·公共艺术研究院每月举行一次公共艺术雅集,讲座形式采用游牧方式在各位会员工作室、室外举行。作为一个强调专业性的团体,团体内部在公共艺术课题上相互探讨、帮助,一起在学术和认识上共同提高。在这里我们更希望有你的参与,只要你有对艺术的热情,有自己对艺术的理解,都可以报名成为我们的一员,有你的参与新空间才会更加的有意义。涓涓流水,润泽心灵,为艺术注入生活的灵性,为新空间融入新思维,我们期待您的加入!

图片1245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