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深圳市新空间 - 公共艺术研究院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首页 新视窗 任倢:公共空间中的纤维艺术

任倢:公共空间中的纤维艺术

2018-08-30 924

 来源于:公共艺术杂志


   “……想想看,那些绳子都是真正的火药棉——它们只要和电灯泡连起来就能点着,我不知道怎么弄,但它们可以在预计的时间内点着……不过我们的展览是安然无恙的。这些事情挺好玩。”

                                                                                                                                                                                                                                              —— 马塞尔·杜尚

       

         1942年,在为纽约一个超现实主义展做的展厅设计中,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1887-1968)选择了柔软的线性材料——一种被用作火药棉的绳子。一英里长的绳子被随意拉扯,占据了整个空间,仿佛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将展厅空间与其中的作品联结在一起。如今,这一“游戏之作”被视为一颗重要的“种子”,尤其对于当代纤维艺术而言,它预示了几个极为重要的特征:延展与占领、介入与互动、场域特定性(Site-specific)、暂时性。事实上,也正是这些要素, 激发了纤维艺术在当代公共领域的可能性。


2

马塞尔·杜尚,一英里线》,1942,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马塞尔∙杜尚档案室藏



       2012年,墨西哥艺术家加布里埃尔· 达维(Gabriel Dawe)在意大利丝绸城科摩的一座历史建筑物中创作了作品《丛 No.19》(Plexus No.19)。他将彩色棉线有序地排列在建筑物中庭的两层阳台之间,构成了两个独立的线性空间结构,与这座19世纪早期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物融为一体。


        当观众在建筑物中游走时,能够从不同的空间角度体验作品,同时也能将时间维度引入其中。相似的材料和创作手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上述杜尚的“游戏之作”的四个特征:延展与占领、介入与互动、场域特定性、暂时性。而当代纤维艺术家们进入公共领域,则需要对这些词语做出更深入的阐释。



3

4

加布里埃尔·达维,丛 No.19,2012,gütermann牌色线、木头、钩子,尺寸可变,意大利科 摩 ©Gabriel Dawe



        由于纤维材料和软材料灵活可变,种类繁多,它们比其他传统材料更容易介入不同类型的空间,从城市到自然,从建筑物内部到户外空间。同时,其延展性也可以迅速而有效地占领空间,实现创作者的构想。艺术家们利用这些优势充分调动空间, 从而达到改变并营造出全新环境的目的。

        由四位艺术家组成的西班牙艺术小组Penique Productions(2007- )擅长利用大面积的彩色塑料薄膜和鼓风机在短时间内改变现有建筑的内部空间,营造出超现实的情境。他们使原本被视而不见的空间与负空间显现出来,令人切实地感受到空间的实体存在。值得一提的是,他们追求作品与公众的互动,包括制作过程和作品展示期间,大量志愿者和当地民众都参与到他们的创作中,有时亦会在其中举办公开活动,共享作品带来的感观体验。


5

Penique Productions,Cerveira创意营,2012,13.2 x 9.5 x 7.7m,葡萄牙维拉诺瓦德克维拉镇 ©Penique Productions


      美国艺术家珍妮特·艾克曼(Janet Echelman,1966-)进一步将对于空间的探索与公众参与联结在一起。她具有代表性的会呼吸、具有生命力的彩色大网在全球各大城市的上空升起,成为了城市生活中引人瞩目的焦点。随风而动的网状作品对自然界的风、水和光的力量做出某种反应,巨型的体量令人沉浸其中,流动变化的造型打破了以往公共艺术作品坚固不动的陈规。


      艾克曼在制作材料和造型方法上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其创作团队包括工程师、建筑师和设计师,并与Autodesk公司合作开发专门的计算机软件,运用它们进行创作设计。这些软件不仅能将艺术家的构想转化为更精确的造型,帮助艺术家根据人体尺度和建筑环境调整作品的规模,还能预设出地心引力和流动的风将如何作用于那些如水波般流动 的作品。同时,她的创作还结合了传统手工劳动和现代化的机械生产。基于手编渔网和蕾丝的结构,工作团队用纯手工编织出不规则的形状和结头,受力部分用机械打结,使之可以承受暴风雪和飓风。


6

1

珍妮特·艾克曼,1.26,2012,Spectra®纤维、高韧性聚酯纤维、彩色照明,荷兰阿姆斯特丹 ©Janet Echelman



      在材料方面,不同规模及不同环境条件中的作品使用不同的纤维材料制作,包括比钢材坚韧十五倍的轻质纤维Honeywell Spectra、能够百分之百防紫外线的纤维材料W.L.Gore,以及常用于建筑的纤维材料Tenara——它具有优越的色牢度以及对抗高温、高压和化学侵蚀的性能。这些材料使原本纤弱、短暂存在的纤维艺术作品能够长时间地承受各种自然力量的考验。


      在2014年与谷歌艺术实验室合作的作品 《无数的火花》(Unnumbered Sparks)中,艺术家采用了特殊的感光材料,结合手机端应用程序,以互联网时代的方式吸引成千上万的人们参与到作品中,使每个人都成为成就作品的一分子。诚如艺术家所言:


“我希望我的艺术能创造出一种倾听我们自己内心的吸引力,在公共空间里,将我们与其他人联系在一起……通过创造促进平静和沉思的空间,将硬质的城市转化成柔和的、有机的形态……我坚信人们会与它们在日常生活中产生互动——因为我不认为艺术应该远离生活。我相信艺术能够成为一种变化的催化剂。”


7

珍妮特·艾克曼,无数的火花,2014,尼龙、聚酯纤维,Honeywell Spectra光纤、交互式彩色照明,加拿大温哥华 ©Janet Echelman


       介入公共空间的纤维艺术家们还试图利用软材料建构起独立的空间作品。奥地利艺术组合Numen / For Use(1998-)和日裔加拿大艺术家堀内纪子(Toshiko Horiuchi Macadam,1940-)都采用编织结构来塑造具有功能性的独立空间。例如堀内纪子用彩线编织成的巨型网状空间成为了儿童游乐场,儿童的介入也激活了原本静态的作品。而Numen / For Use则有意识地创造了一系列可介入的、独立的公共艺术作品。


8

Numen/For Use,螺旋形花园,2013,日本东京Wacoal艺术中心 ©Janet Echelman



      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材料——透明胶带、塑料膜、绳子等等成为艺术创作的材料。这些大规模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预示了由纤维材料和软材料构成的公共艺术作品的建筑化发展方向。越来越多的建筑师也被吸引参与到这类作品的创作中。在他们看来,柔软的公共艺术作品不仅仅是材料上的创新性探索,也不只是简单地吸引大众参与互动,而是借此探讨自然、人类、空间以及未来生活方式之间的关系。

9

堀内纪子与Tezuka建筑事务所,箱根之亭,2012,日本箱根  ©Toshiko Horiuchi Macadam



       加拿大建筑师菲利普·比斯利(Philip Beesley,1956-)的创作即是极具启发性的例子。比斯利基于织物组织结构的创作实践结合了数码媒体和实验性建筑的概念。他利用塑料薄片、金属丝、软管和线,建构起各种各样的空间,并将含有微型处理芯片的传感器置入其中,使作品中的元素根据环境因素的变化而产生动作反应,看上去就像某种有生命的物体。这些作品具有如织物般严谨的内部结构和有机的外形,展现了比斯利对于未来智能建筑空间的构想——一种有生命、会呼吸,并且能够介入人类生活的居住空间。

      尽管这些建筑设想目前还停留在公共空间装置的阶段,但不论在哪个领域,它们都提供了一种积极的可能性。作为公共艺术,它们呈现出令人振奋的视觉效果,为公众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经验,表述了关于物质与生命相连的艺术理念。作为建筑原型,它们所采用的技术和材料可以在未来的设计中被使用。

10

菲利普·比斯利,有生命的土壤,2010,2010年威尼斯双年展加拿大馆  ©Philip Beesley




     从延续艺术前辈的探索,到模糊学科边界的跨越,当代纤维艺术家以及使用纤维材料和软材料进行创作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们正在不断拓展公共艺术的边界,将材料、空间和公众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使之在当代文化语境中无限生长。20世纪60年代西方艺术家们的政治理想——民主和平等以一种新的方式在当代公共艺术创作中展现出来。形式上的灵活可变,材料和技术上的可及性使得由纤维材料和软材料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渗透力,进一步加强了公众的参与度,亦丰富了互动的形式。参与、塑造、分享——这正是当代公共精神的核心



任倢,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雕塑系讲师。


本文节选自任倢《无限生长:介入公共领域的纤维艺术》,全文刊载于《公共艺术》2018年第1期(总第52期)。





相关资讯